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東溪聽吟

紙帳梅花歸夢覺

 
 
 

日志

 
 

春宵秋夜总梦残——周邦彦词《拜星月慢》赏析  

2013-12-27 18:46:00|  分类: 談詩論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宋代灿若星河的众多词人中,周邦彦无论是作品的名气还是在文学史上的地位,都不是顶尖的。他的作品多是描写男女相恋情意缠绵,题材较为狭窄,有缠绵悱恻的儿女情长,却缺乏对社会生活的深刻反映,也没有忧国忧民志在天下的豪情壮志,因此比不上苏辛豪放词作的大气磅礴。但是,除了词作的题材和风格外,如果只看填词的技法和词作的结构设计,周邦彦的词却是几乎无人可以相比的。

    精通音乐韵律的周邦彦,在填词上也是独具匠心。他把一些艺术创作的手法用于词的结构设计,使得写出来的词不但文字精美,而且构思精妙,在结构上用心独到,产生意境蕴藉的效果,因此读来耐人寻味。如果仔细读读周邦彦的词,品味他的用心机巧,能够让人为他的匠心独运和别出心裁所折服,由此也产生欣赏精妙词作的感受。

   《拜星月慢》是周邦彦的一首词,那个时候词人填词多是只写词牌而没有名称,因此只能以词牌来代替词作的名称。在这首《拜星月慢》中,可以看出周邦彦填词的写作手法和结构设计,从而对他的词作有更深入的理解和感悟。

 

             拜星月慢  

  夜色催更,清尘收露,小曲幽坊月暗。竹槛灯窗,识秋娘庭院。笑相遇,似觉琼枝玉树相倚,暖日明霞光烂。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

   画图中、旧识春风面。谁知道、自到瑶台畔,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念荒寒寄宿无人馆,重门闭、败壁秋虫叹。怎奈向、一缕相思,隔溪山不断。

 

   这首词是以一位外出游历天下的男子的口吻,写出他的缠绵情感和起伏心潮。

    上片写到这位男子与他心仪的女子相见的过程。

    在一个黑暗的良宵,夜色催发了打更的鼓声,清尘收尽了夜里凝落的露水,歌姬倡家所居的庭院被幽暗的月色笼罩着。在黑夜中,美人居住的房子阑干外竹影婆娑,如幻如梦的灯光映照着绮丽的轩窗,冶游的男子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来到了美人的房中。美人见到男子嫣然一笑,使得慕名而来的男子感到如临仙境。他似乎觉得美人如琼枝玉树相倚,是那般的明洁靓丽,而美人的神采犹如暖日明霞光烂,又是那样的光彩照人。美人眼神流盼媚若秋水,而娴雅神态又是人静如兰。歇拍写到,总之这位美人使男子感到她像平生稀见的天仙一般的美好。

    过片化用了杜甫的诗句“画图省识春风面”。老杜的诗句是歌咏的王昭君的事迹,而在这里词人点化杜诗所写,是叙述这位男子早就听说过这位美人的芳名,或许还看过这位闻名遐迩的美人的图画。因此,良宵相遇,多日倾慕,心中自然是无比的快乐和陶醉。但是,谁知道好梦难圆,就当男子以为身临瑶台,沉醉和眷恋与美人雨润云温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惊风吹散了温柔乡里的绮梦,使得男子痛感相思与离别之苦。

    下片写到这里,突然笔锋一转,写到了如今身处荒郊孤寂的驿馆的情景。这位男子独自寄宿在荒寒的驿馆中,关闭在重重门户之中,屋里颓坏的墙壁中秋虫在不解人意地吟唱着,更加重了凄凉孤独的气氛。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位无奈而又哀怨的男子,远隔千山万水,却依然产生了对那位曾经一亲芳泽的美人的相思缕缕。

    如果从思想性来说,周邦彦的这首词的确是格调不高。不过是描写出外游历的公子哥儿或者读书人,去了章台路上的花街柳巷,与美人有过短暂的温柔亲昵,然后却因没有写出的原因,例如所带的钱财都在青楼中花得精光,因此被无情的只认钱财的老鸨赶出了门外,被迫与美人分别。等到人穷路遥,在回乡的路上住进荒寒郊外的破旧驿馆,却在凄凉和孤独中深夜不寐,依旧回味着当时的绮梦,沉醉在没有希望的对美人的相思之中。

    但是如果不计思想性,只看艺术性,那么周邦彦的这首词就是很有看头的。

    一、时空变换

    词的上片和下片的头几句,都是写的男子在城中青楼的经历和感觉。而到了“念荒寒”,读者才知道前面的那么多词句原来都是追思回忆,而从“念荒寒”开始,则是时空转换了,从当年城中繁华街巷的温柔乡来到了如今荒郊野外的偏僻破旧驿馆之中。

    二、场景对比

    词中用了很多词句,细腻地描写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场景。

    第一个场景,是繁华城区的青楼柳巷。月暗竹动,更鼓声声,灯光映窗,美人如仙,直接营造出花街柳巷中的温柔醉乡的氛围,衬托出男主人公不惜千金满足渴望已久的对美人倾慕相见的心境和感觉。从黑夜月光的昏暗到轩窗灯光的朦胧,写出了光线的色彩变幻。而夜里的更鼓声声,除了通过声音描写来刻划氛围外,还暗示着良宵苦短的无奈与可贵。

    第二个场景,则是荒郊野外的颓败驿馆。空屋凄凉,秋虫吟唱,残灯如豆,分外孤独。男子大概是钱财耗尽,没有能力再在温柔乡中与美人长相厮守,只好独自踽踽离去。如今,在破旧的驿馆小屋中,依靠着留在脑海里的回忆,回味着当时温柔乡中的美好情景,抒发着对美人的一缕相思。

    三、写作手法

    周邦彦在这首词里,就像他在《夜飞鹤》里描写一位男子夜里到津渡为情人送别然后独自骑马归去并在很久以后来到原先情人幽会的地点抒发幽情一样,再一次使用了类似后来的电影里蒙太奇般的手法,用一个个闪回的镜头倒叙了从前的温柔乡中艳遇,再回到当前的凄凉孤寂独处驿馆,从而给读者产生了强烈的印象。而且,男主人公的长篇回忆,就像现代作品如《魂断蓝桥》、《情人》和《廊桥遗梦》里的情节,有些接近现代作品中意识流的表现方式,突出了前后两个截然不同的场景的明显对比,从而更加形象地表现了男主人公的心境感悟与情感抒发。

    中国古代的男女相思相恋题材的文学作品,很多按照今天的社会习俗和道德标准衡量,都是不被认可的。例如,司马相如琴挑新寡的美人卓文君,然后两人私奔出走。再如,《西厢记》里张生崔莺莺未经媒妁之言父母之准,就瞒过老夫人私相幽会的行为。但是,这些带有浪漫传奇色彩的作品却打动了历代无数的读者,并且得以流传千古。因为这些作品反映了人的本性和对爱情的美好追求,所以不能简单地给这些作品贴上道德的标签,而欣赏的应该是情节的曲折与情感的纯真,感悟从古至今人的情感的表达与追求。周邦彦的作品也是这样,就算写的题材不符合今天的人们的道德判断,但是他的词作的确在艺术性上有很高的造诣,结构精巧,用心缜密,文字精美,从而给人美的感受。如果有哪位道学先生罔顾这个事实,只知从道德一个标准去读他的词作,那就大煞风景了。

    周济在《宋四家词选》中对周邦彦的这首词有过评点:“全是追思,却纯用实用。但读前阕,几疑是赋也。换头再为加倍跌宕之。他人万万无此力量。”应该说,周济的评点是有眼光的。

    周邦彦填词所用的艺术风格和创作手法,今天依然可以借鉴。而且他在那么早的年代里,就使用了如此复杂而机巧的艺术手法,的确是让人惊叹不已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