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東溪聽吟

紙帳梅花歸夢覺

 
 
 

日志

 
 

柳永和周邦彦两首河渡送别词的比较  

2013-07-06 11:34:00|  分类: 談詩論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永和周邦彦两首河渡送别词的比较 柳永和周邦彦两首河渡送别词的比较

     柳永和周邦彦这两位宋词大家,都写过河渡送别的词作,而且都写的很有意蕴,成为历代词集经常选入的名篇,被认为是写情人惜别题材最为出色的宋代词作。

    不过,柳耆卿和周美成这两位谙熟音律的名家在各自的送别词作里,对词中表述的时空结构的安排却有所不同,形成了各自的特色。

    先把这两首写河渡送别情人的词录在下面,以便一并比较赏析。

                雨霖鈴

                 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霭沈沈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夜飛鵲
                周邦彥
    河橋送人處,涼夜何其。斜月遠堕馀輝,銅盤燭淚已流盡,霏霏涼露沾衣。相將散離會,探風前津鼓,樹杪參旗。花骢會意,縱揚鞭,亦自行遲。

    迢遞路回清野,人語漸無聞,空帶愁歸。何意重經前地,遺钿不見,斜徑都迷。兔葵燕麥,向殘陽,欲與人齊。但徘徊班草,欷歔酹酒,極望天西。

 

    因为这两首送别情人的词作都是众人熟悉的名家名作,其词句的解释就可以省去了,免成蛇足之嫌。但是,对这两首送别词里的时空结构表述加以比较分析,却是饶有趣味的。

    先看柳永的《雨霖铃》。

    上阕写了情人渡口送别时的情景。时间是在骤雨初歇而寒蝉凄切的秋季傍晚,地点是在送人长亭旁边停泊着载客远行船只的南国某一渡口。送行的女子与被送的诗人在郊野的送别宴席上了无意绪地饮下离别的酒,正在留恋难舍的时候,远行的船只却要起航,不解风情的船夫舟子连声催促乘船的客人登舟起航,于是送别的双方执手相看泪眼婆娑,却是凝噎无语,说不出惜别时心中的无限怅惘。此时暮霭沉沉,南国的高天依旧是那么辽阔……

    下阕写了想象中的情人分别后的情景。本来多情就是自古伤离别的,却又赶上了草木凋疏霜风渐寒的冷落清秋季节。多情的诗人在长亭渡口与送别的红颜知己离别之后,今夜将在何处从醉中醒来?是在那远去兰舟停泊的晓风残月的杨柳岸边。这一离别,一年一年地下去,即便是良辰好景也是虚设的。就算是有千种风情,又能对谁诉说呢?

    柳三变的这首词,把送别情人的情景和心情都抒写得那么优美哀婉,历朝历代以来打动了无数的读者。从时空结构上看,上片是实写送别的情景,包括时间、地点、季节、气候、氛围和送别的过程,包括长亭相送、郊野宴饮和渡口分别。下片是虚写想象中的分别后的情景。诗人与红颜情人分别后,伤心至极地乘醉登舟远去,醒来才发现醉卧在拂晓清风轻吹天边残月朦胧的杨柳依依堤岸边的兰舟之上。望着水波涟涟的河面和杨柳依依的岸堤,在晓风残月的氛围中想起这一去就是年年岁岁,就算再有良辰好景也只能是虚设,自己纵算有千种风情也无人可以相知诉说了,此中酸楚,淋漓尽致地就抒发了出来,让读者切身感受到这位与情人分别后的多情诗人此时此刻的悲凉与孤独。这首词被历代选家收入宋词集,成为了柳永的代表作之一,从其艺术水准来说是当之无愧的。

    再来看周邦彦的《夜飞鹊》。

    周美成是比柳耆卿更为精通音律的,而且其词作也别有风格。如果说柳永的词作是自然直接的情感抒发,那么周邦彦的词作则显现了文人骚客更多的刻意思索和结构安排。周美成最初当然也是深受柳三变词风的影响的,但是他在自己的填词创作中注意了另开蹊径,在词作全篇的谋篇布局上有所创新,与柳词相比增加了时空结构错综交会的安排,因而使得词作的结构更加繁复错综,更为引人意会。

    在《夜飞鹊》这首也是写送别题材的词作中,周邦彦的风格就已显露得非常明显。

    在上片里,写了男子夜间到津渡送别红颜知己的情景。斜落的月亮在高远的天上洒下余晖,夜间的霏霏凉露已经让人感到了些许寒意。到河桥津渡旁屋中惜别的情人倾听着停泊在河中渡口敲响的报时鼓声,看到树梢上参旗九星的位置知道到了什么时辰。词里没有写这对“相将散离会”的情人在即将开船离别时的悲伤和难分难舍,而只是描写了送别之夜津渡的情景,包括月亮斜堕,群星闪烁,夜凉如水,寒露沾衣。但是从“铜盘烛泪已流尽”的词句看,这对情人大约是在津渡附近的旅店里告别的,他们依依不舍地听着津渡预报开船时辰的鼓声,看着参旗星宿在树梢上的位置来确定离别的时辰,那种哀伤离别的情感和氛围就此已经显现了出来。

    然而,周邦彦的风格在下面却与柳永描写离别平铺直叙的写法不同了。他没有接下来承接上文,描写那只船是什么时间带着情人远去的,当时两人在河桥渡口是泪眼相望还是默默无语就此告别,却跳跃到了送行的男子独自落寞地骑着马踏上了归程。显然,这是在情人乘船远去之后的时刻。而那匹熟悉主人以往经历与情感的花骢,竟然也能会意到主人的失落和忧伤,就算主人扬鞭相催,也只是迟迟迈步走上独自回去的路程。这里没有写具体的开船时情人依依惜别的情景,却通过开船后送行的男子独自落寞孤独骑马返回路上的情景,写出了情人离别的悲伤情感。

    更为让人惊诧的是,一般的词作在下片的开头几句都要有提领性质的过渡词句,而周邦彦的这首词里,下片的开头却是直接承接了上片末尾的会意花骢驮着送别情人独自归家的男子踽踽而行的词句,写出了归程中的情景和心境。“迢递路回清野,人语渐无闻,空带愁归。”在这送走乘船远行的情人后独自归家的寂寞路上,似乎路程更加遥远难行。道路曲折,清野寂静,拐了几个弯后津渡的喧闹人声渐渐稀疏,只有这个送行的情郎骑着马儿踽踽独行,空自带着忧愁归去。这种词里下片如此开头的写法,在周邦彦之前大约是词家极少用过的。

    更为玄妙的笔法还在后面。

    接下来,周邦彦在词里写到了这个送别了红颜知己的男子在情人离别之后的行为。“何意重经前地,遗钿不见,斜径都迷。”仔细读到这里,读者恍然大悟,敢情前面写了那么多,都是那个难忘的惜别之夜的往事回忆啊!这里,作者有意把时空倒错,让惜别之夜的描写在前面长篇铺垫,然后才点明了送别红颜情人的男子在多日后又经过了当初情人欢聚的地点,却不见了情人熟悉的面容,而当初熟悉的道路也显得迷离生疏。接着,又写了这个多情的男子在以前熟悉的故地看到的景物和产生的感受。“兔葵燕麦,向残阳、影与人齐。”在残阳余光的照射下,兔葵和燕麦已经长得跟人的身高接近了,那种萧瑟凄清的场景描写,把情人远去后留下的男子孤独悲凉的感觉顿时传导给了读者。光阴难留,物是人非,而思念的情感依然未变。所以,在当初铺草而坐的老地方徘徊思忆,欷歔不已地将所带的酒酹在地上,极目西天怀想着远方的情人。

    从这两首送别词的比较来看,柳永的词句通顺易懂,而且叙事的时空结构前后相接容易理解,周邦彦的词句就有些写得曲笔难解。两首词的区别在于,柳永的《雨霖铃》是写的女子到长亭渡口送别远行的情郎,而周邦彦的《夜飞鹊》是男子骑马到河桥渡口送别红颜女子。更大的区别在于,周邦彦在那个时候就仿佛知晓了意识流的表现手法,用大段的倒叙文字去写过去的离别之夜的回忆,然后再突然跳跃回到了多日后现实中的今天,把过去梦幻般的往事回忆和今日现实的故地重游结合到了一起,构成了时空倒错的结构,这种表现手法的确让读者为之惊愕称奇。

    如果论文笔的优美,柳永自然是不算弱的。但是若论谋篇布局的用心精细和刻意出新,那么还是周邦彦更胜一筹。因此有后来的文人评价说,在词的平铺直叙的描写时,柳周两人的水平相差无几,但是至矫变处自开境界,其择言之雅,造句之妙,周邦彦就超过柳永了。

    不过,周邦彦的词虽然音律精美和结构变化较多,但是如果学得不好,就会写得让人不知所云,不能产生连贯的意象来表现词中的境界和意蕴,这是今天的人填词时要注意的。

    词是文字凝练的抒情诗,如何在有限的文字里尽量表达更多的情感,将叙事抒情完美地结合起来,是宋代以来历代文人所思考和探索的。柳永和周邦彦的辛勤探索和努力开拓,使得宋词写作的艺术水准有了更大的提高,也给后人以一定的启迪。今天的人们为了完善词的创作形式,可以有所创新地借鉴现代文学中的各种表现手法,例如意识流和蒙太奇一般的时空倒错繁复穿越的表现手法,但是不能把整首词写得支离破碎意境全无。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创新词的形式,需要更多词作者的深入思考和不懈努力。

 

柳永和周邦彦两首河渡送别词的比较 - 硯廬集 - 東溪聽吟 转发至微博
柳永和周邦彦两首河渡送别词的比较 - 硯廬集 - 東溪聽吟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32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