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東溪聽吟

紙帳梅花歸夢覺

 
 
 

日志

 
 

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比赛结束后的思考与联想  

2016-04-17 14:40:40|  分类: 談詩論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诗词大会节目是从2016年的2月开始在央视一套周五黄金时间播出的,到4月15日晚播出了第一季的第十场比赛录像,然后结束了第一季的节目。

    这个节目播出后,引起了观众较大的反响和关注,也得到了很多观众的赞许。尽管这个节目因为赛制的原因,最后的选手比拼名次让人觉得有些不够合理,但是就这个节目本身而言,在大力宣传传统文化和普及讲解古代诗词知识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应该继续举办后面的第二季比赛,吸引更多的观众关心传统文化,更加熟悉和喜爱古代诗词。

    看了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的十场比赛录像之后,对大赛的规则和选手的情况逐渐有所了解和熟悉,因此也对选手答题情况反映出所具备的诗词文化知识基础有了判断。
    从普及与欣赏古代诗词的角度看,第一季的中国诗词大会显然没有召集所有的高手一决高下。有些只会背诵一些常见古代诗词的选手也进入了百人团的行列,因此在答题中经常出现让人瞠目结舌的结果。这一点不能苛求节目组和重在参与的来自各行各业各种学历各种专业的选手,不能因为一些选手回答不出一些相当简单的问题,就把他们看成是滥竽充数的虚假诗词达人。有了普及才有提高,让一些非专业选手参加比赛有利于扩大选手来源的代表性,突出普及诗词知识的特点,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做法。
    对一些来自基层的、外籍的或者低学历的选手来说,在比赛中回答不出一些简单的问题是可以谅解的,不能苛求他们有超出自身客观条件的优秀表现。但是,对一些学过相关专业或者具备较高学历的选手来说,在比赛中犯了低级的错误,在回答问题时错得有些离谱,就应该找找原因,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回答问题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
    例如,一个穿着汉服号称才女并且在名校攻读理工科博士学位的女选手,竟然不知道名句“为伊消得人憔悴”中的“消得”是“值得”还是“消瘦”的意思。再如,一位出国留学的理工科硕士在书写“娉娉袅袅”这个词时,把“娉”和“袅”两个字全写错了。
    那么,理工科的博士硕士语文知识差一点似乎可以原谅,文科专业的选手表现又是如何呢?
    一位当过一场比赛擂主的中学语文老师,在书写苏轼的著名诗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竟然写错了原诗的文字。而一位正在大学文学院学习的女大学生选手,则写错了苏轼的另一首著名诗篇中的诗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这些低级的失误固然有比赛现场选手过于紧张因此发挥失常的原因,但是这些失误对这些经过较长时间恶补古代诗词知识而且具有较高学历的选手来说,真的让人能够宽宏大量地予以原谅吗?

          这次中国诗词大会节目是由董卿主持的,总的看来董卿也恶补了不少的诗词知识,在现场能够与点评嘉宾流利地评点古代诗人与作品,而且在提示题目时读的古代诗词作品发音都是正确的。但是,答题的选手在背诵古代诗词作品时,有的却不分平仄,统统是按照现代汉语的读音来念的。

    这里让人想到,我们的语文教育与五四之前有了很大的差异,过去小孩子上私塾都要学的古代诗词格律与音韵,现在连一些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大学生都未必学过了。而过去小孩子学语文常背的《千家诗》,现在也没多少人能背诵了。这次中国诗词大会比赛的不少题目,就是出自《千家诗》里的作品,如果真的熟背《千家诗》的话,可以轻易答出正确答案的。

        我们是六十年代上小学的,文革前在小学课本里就学过一些唐诗,但是当时也没教过格律诗的格律,不知道格律诗是要分平仄的,因此有些唐诗里的多音字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读音的。

    例如,李白的名篇《望庐山瀑布》是小学课本里的课文。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首诗里的“遥看”的“看”,要读成阴平的堪的发音。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首七绝的格律诗,是最常见的仄起式首句入韵的七绝,其格式为:

          中仄平平中仄平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平中仄中平仄

          中仄平平中仄平

    “遥看”的“看”,是第二句的第二个字,就算是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也不能随意更改平仄的。所以,只能读成平声,而不能读成去声的。

    另外,第三句里的“直”字,在现代汉语里是平声字,而在古代汉语里是入声字,也就是当仄声字用的。   

    当然,这些知识都是后来上了大学才学到的,而在上小学的时候,没有教师给我们小学生讲过这些古代诗词的格律知识,所以大家都把“看”字念成去声了。

    还有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过去我们小的时候,就不懂得为什么在现代汉语里读音相差如此之大的“者”和“下”两个字,居然也能在同一首诗里押韵。只是到了多年后上了大学,才知道在诗韵的仄声二十一马里,“者”和“下”是同属一个韵目的。

    其实,不仅是我们当年上小学的时候没学过格律知识,就是今天的人也未必就懂得格律知识的。例如,“敢教日月换新天”里的念成阴平读音的“教”字,经常被人误写成“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去声字“叫”字,就是因为不懂诗词格律知识的缘故。同样的常见错误,还有“不教胡马度阴山”,“教”字也要读成阴平,而不能读成去声的。 

    通过列举中国诗词大会上一些选手的低级失误,我们可以知道,古代诗词知识包括格律和音韵知识在当今社会竟然成了很少人知道的文化知识。很多人学习古代诗词,还仅仅是停留在背诵一些古代诗词作品的层次上,却没有深入了解其含义,而且动手书写古代诗词的能力是大大弱化了。于是,才发生了留洋回国的硕士生写不出“娉娉袅袅”以及中学语文老师与大学文学院学生写错苏轼诗句的让人不解的现象。

    我们建议,在下一季的中国诗词大会开赛前,应该让入选的选手提前集中一段时间,让专家学者给他们讲讲课,恶补一些古代诗词知识,包括格律音韵知识。这样,上了赛场的选手,水平会有一定的提高,不至于答题时总是出现让人目瞪口呆的错得离谱的现象。

    而在中小学校里,语文教育应该注意安排必要的古代诗词格律知识的讲授,让学生从小就知道一些基本的诗词格律知识,并且认得一些常见的繁体字。不能在我们这个年代,让无比丰富的中华传统文化发生断层现象。

    对一些喜爱古代诗词的人来说,不是穿着汉服,或者能背诵多少首古代诗词,就算有了传统文化的底蕴。而是要认真地系统地学习传统文化知识,理解古代诗词的内涵,领悟其中的境界和美感。

  评论这张
 
阅读(100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