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東溪聽吟

紙帳梅花歸夢覺

 
 
 

日志

 
 

中国诗词大会请来的点评嘉宾真的懂得诗词格律吗  

2017-02-11 12:40:34|  分类: 談詩論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节目播放完毕后,引发了网络上博客中的热议。但是,有的人在博文里写到,中国诗词大会请的个别点评嘉宾竟然不懂诗词格律。
    看了这样的议论,让人感到真是胡言乱语。中国诗词大会是央视举办的有重大影响的文化节目,岂能让不懂诗歌格律的人来当点评嘉宾,说话应该要有依据才是。没看到董卿在每场比赛举行前介绍点评嘉宾的时候,报出的嘉宾头衔和学历都是众人钦仰,哪会有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混迹其中呢?
    看到有的网民批评其中的一位点评嘉宾集古今名家名句的集句诗不够工整,竟然把平起式首句入韵的律诗改为首句并不入韵。为了证实真伪,就到这位点评嘉宾的博客上看个究竟。让人瞠目结舌的结果是,那首集句诗相比之下还不算大错,而在作者作为中国诗词大会的点评嘉宾风风光光地打道回府后写下的律诗,才真的让人大吃一惊。   
    权且把这位嘉宾的大作原文转载如下,以便证明网友的指谬不是妄加非议。

      中国诗词大会请来的点评嘉宾真的懂得诗词格律吗 - 硯廬集 - 東溪聽吟
   
      这首律诗,用的格律为常见的仄起式首句入韵。
    为了读者便于阅读和对比,我们把这个格式七律的格律、杜甫用这个格式写的诗《登高》与点评嘉宾写的诗一并列出:

  中仄平平中仄平  风急天高猿啸哀  河汉清清史册长       
  中平中仄仄平平  渚清沙白鸟飞回  垂竿沽酒钓湖湘
  中平中仄中平仄  无边落木萧萧下  知人谋国曾文正
  中仄平平中仄平  不尽长江滚来  护土回疆左
  中仄中平中仄仄  万里悲秋常客  残梦忽疑乡
  中平中仄仄平平  百年多病独台  沉思犹觉两
  中平中仄中平仄  艰难苦恨繁霜鬓  荻花枫叶秋萧瑟
  中仄平平中仄平  潦倒新停浊酒杯  黄卷枯灯夜未央

    不怕一般的读者不懂诗词格律,只要把当代学者的大作与老杜的同一格式诗作逐字做一个比较,就可以知道谁对谁错了。
    颔联的对句,老杜写的是“不尽长江滚来”,第六字为“滚”,仄声字。
    而当代学者的诗作写的是“护土回疆左棠”,第六字“宗”为平声字。
    二四六分明,是大家都知道的作诗常识,此处无须赘言。

    
古:平 ◆宗【上平二冬】
今:平 ◆宗【十一庚,eng,ing(ieng),ong(ueng)iong,(üeng)】
  
    最为让人惊呆的,是颈联。
    老杜写的是:
      万里悲秋常
      百年多病独
    “独”为入声字,在旧韵里是仄声字。老杜所用的格律严谨无错。
     而当代学者写的是:
       残梦忽疑乡
       沉思犹觉两
     比较一下,读者看出哪儿不对了吗?
     出句第六字的“音”字,本应用仄声字的。

    
古:平 ◆音【下平十二侵】
今:平 ◆音【九文,en,in(ien),un(uen),ün(üen)】

   
    而对句的第六字本该用平声字的,却用了仄声字“界”。
    这里的粘对,因为出句的第六字平仄用错了,所以对句的第六字也就跟着用错了平仄。
 
    
古:仄 ◆界【去声十卦】
今:仄 ◆界【三皆,ie,üe】

   
 
    对句用的“觉”字,就像“国”字一样都是入声字,这里用的均为无错,不懂旧韵的读者无须挑错。
    可能有人会以为,这里是不是用了拗救的用法。
    但是,半个多世纪前教育部制定的全国统一使用的王了一先生主编教材《古代汉语》中,对仄仄平平平仄仄这个b型句的拗救用法,就明确地写了是要用仄仄平平仄平仄。例如,老杜写的“蜀主窥吴幸三峡”、“庾信平生最萧瑟”和陆务观写的“记取江湖泊船处”。由此可知,如果这个句型是用的拗救用法,则出句的第五字应该是仄声字。但是“乡”字,在古今韵里却都还是平声字。
     
    
古:平 ◆乡【下平七阳】
今:平 ◆乡【十唐,ang,iang,uang】

    
    看了这个古今名人写的律诗在格律对比方面的结果,不知读者诸君会怎么想。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的播出是在二月的过年期间,而录制节目是在此前。这首七律,应该是在作者作为嘉宾参加中国诗词大会高谈阔论之后所写的。
    看了这样的诗作以后,联想到写作的时间背景,让人是该笑,还是该悲呢?
    中国古代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格律诗词的格律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大概在世界诗歌史上,都没有像中国古代诗词格律这样复杂而严谨的诗词写作规则,这是我们先人的重大文化发明,也是我们应当引以为豪的。
    今天我们并不强求所有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都熟悉古代的诗词格律,但是作为专业学者,尤其是被中国诗词大会聘请参加的点评嘉宾,却是应该对此了然于胸的。作为在媒体上经常讲授文化知识的专家教授,在自己写的律诗中如果出现格律舛误,被人质疑甚至诟病都是并不奇怪的。这就应该以一种虚心的态度,有错则改,而不能一味回避,甚至辱骂质疑者和有的出言不逊的网民为狗。如果就是坚持自己无错,可以撰文为自己辩解,让天下的文化人共同评判孰是孰非,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而如果有错不改,甚至执意回避,却对挑错的人报以粗口,就徒使事态复杂化,有失自己的专家教授身份了。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