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東溪聽吟

紙帳梅花歸夢覺

 
 
 

日志

 
 

对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写的律诗应该怎么看待  

2017-02-12 13:53:34|  分类: 談詩論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的节目在前几天播出完了,但是围绕中国诗词大会请到的点评嘉宾所写律诗的格律,却在网上出现了一些非议,以致闹到堂堂教授也以粗口回应的地步。
    起初,我们以为只是一位嘉宾写的律诗格律有误,后来看了另外一位嘉宾写的律诗,才知道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或许是两位同门学子用的律诗格律,与大多数诗友用的有所不同,因此导致了诗友认为他们的律诗格律有误。而他们自己却坚持这样写,并且因此以为有些网民的出言不逊是寻衅谩骂,于是有的就在博客里强硬回应,将那些对其律诗格律表示非议的人视为“二虫”与恶犬。
    我们先看一位嘉宾的诗。
    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位点评嘉宾即兴朗诵了他为这次大会写的一首诗歌:
         大江东去流日月,
         古韵新妍竞芳菲。
         雄鸡高歌天地广,
         一代风流唱春晖。
    网上有的人认为这首诗的格律不符,但是我们认为这本来就不是一首律诗,不必非要按七绝去衡量格律对否。至于是否意蕴不深,那是见仁见智的事,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对这首白话诗不必做格律上的探讨。
    重要的是这位嘉宾写的另外的两首诗,是应该看成律诗的,对其格律就可以有所探讨。
    下面是网上的文章里所引用的两首诗,未经作者本人证实,因此只能按网上的引文,对这两首诗的格律发表看法。
对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写的律诗应该怎么看待 - 硯廬集 - 東溪聽吟
 
    第一首七律,是平起式首句入韵的体式。
    就算首联的对句是用合律的韵脚字押韵,这首律诗最大的格律疑问不是首联,而是颈联和尾联。
    我们以韩愈的《左迁蓝关示侄孙湘》为例,与这首同一格式的律诗对比一下格律用法的差别。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一封朝奏九重天     八龙是日去秦川
   中仄平平中仄平   夕贬潮州路八千     万柳烟浓泣未
   中仄中平中仄仄   欲为圣明除弊事     千里未期悲白马
   中平中仄仄平平   肯将衰朽计残年     两楹已梦落梁椽
   中平中仄中平仄   云横秦岭家何在     终南皓月垂
   中仄平平中仄平   雪拥蓝关马不前     渭水唐音颂天 
   中仄中平中仄仄   知汝远来应有意    长歌哭长夜
   中平中仄仄平平   好收吾骨瘴江边     且扬薪火照坛  

    从对比看,首联和颔联没有问题。
    颈联的出句,在第六字用了入声字“学”。这里本该是平声字的。有人会说,新韵里的“学”就是平声字。那么,颔联出句里用的“白”字,为什么又当仄声字用了呢?在同一首律诗里,不能旧韵和新韵混用,这个规则是不应该变的,因此我们只能把“学”字看成是仄声字了。
    而颈联对句的第六字“尧”,本该是用仄声字的。“尧”字无论是旧韵还是新韵,却都是平声字。
         
    
古:平 ◆尧【下平二萧】
今:平 ◆尧【六豪,ao,iao】

    这个句型是有拗救用法的,但是格律为:
      平平仄仄仄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平
   例如王维的《辋川别业》中用的:
      雨中草色绿堪染
      水上桃花红欲然
    对照一下,这里的用法显然也不符合拗救的格式。因此,颈联的格律用法,让我们大为不解。
    再看尾联。
    出句里的“教”字,按照这样的用法,一般应该是平声字的,如同“不胡马度阴山”、“敢日月换新天”中“教”字的用法。但是,格律要求这一句的第二字是仄声字,二四六分明,不可以随意改动。
    至于“长歌哭长夜”,应该是用了仄仄平平仄平仄的拗救用法,当为无错。
    尾联对句第六字的“杏”字,古今韵都是仄声字。这里本该是平声字的,但是因为出句用了拗救用法,第六字由仄改平,对句的第六字也就只能跟着改了。在拗救用法里,这样的改法并不多见。是否合律,可以找出一些古代诗词的例句加以佐证。
      对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写的律诗应该怎么看待 - 硯廬集 - 東溪聽吟
               
     第二首七律,是平起式首句不入韵的格式。
     可与杜甫的《客至》做个对比。

   中平中仄中平仄    舍南舍北皆春水  玉龙浩荡周天卷
   中仄平平中仄平    但见群鸥日日来  高臂长空纵横旋
   中仄中平中仄仄    花径不曾缘客扫  巨厦雪迎拔地起
   中平中仄仄平平    蓬门今始为君开  千秋学府续来篇
   中平中仄中平仄    盘飧市远无兼味  更喜礼放花飞炮    
   中仄平平中仄平    樽酒家贫只旧醅  犹似轻雷报春还
   中仄中平中仄仄    肯与邻翁相对饮  新筑场泥谈笑里
   中平中仄仄平平    隔篱呼取尽馀杯  京师放歌唱丰年

    首联对句的第六字“横”是多音字,但是在“纵横”这个词里,应该是平声字,而不像“蛮横”的“横”是仄声字。看看韩愈写的“云横秦岭家何在”,“横”字就是当平声字用的。  
    颔联出句的第五字“拔”在旧韵中为仄声字,与对句第五字的仄声字“续”不能构成相反。像这种三连仄的用法,除了特殊的拗句之外,一般都不在律诗中出现,而且三连仄的拗句,两联的平仄也都是有对应关系的。当然,如果作者说这是用新韵写的,“拔”字所用就无错了。
    颈联出句的“喜”字,在旧韵和新韵里都是仄声字,如“更喜岷山千里雪”中的“喜”字就是当仄声字用的。这里不知作者为何这么用。
 
    
古:仄 ◆喜【上声四纸】
今:仄 ◆喜【十二齐,i,er,ü】

    颈联出句的第六字用了平声字“飞”,为什么对句的第六字还要用平声字“春”呢?
    a型句的拗救,常常和B型句的拗救结合起来,可以把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改为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例如,苏东坡写的“野桃含笑竹篱短,溪柳自摇沙水清”。但是看看作者所用,好像也不符合这种拗救的用法。
    同样,尾联出句的第四字用了平声字“泥”字,而对句的第四字还是用了平声字“歌”字,也是让人大为不解。
    也许,作者用的格律有另外的拗句格式,拗救的句式用法与通常的不一样?
    再看另一位嘉宾,因为不耐烦网上一些人对其诗作格律的挑错,在博客里做了强硬的回应。
      对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写的律诗应该怎么看待 - 硯廬集 - 東溪聽吟
              
     这首诗如果是七绝,那么第二句里“精神”的“精”字,就是把诗律要求的仄声字用成了平声字了。
     我们且不说网上挑格律错的网民是否应该被看成是“二虫”(庄子《逍遥游》中嘲笑鲲鹏显得渺小无知的蜩与学鸠)与恶犬,只说以格律舛误的新作来回应网民对律诗旧作格律的挑错,本身就是错上加错。
     让人不解的是,作为研究古代文学的最高学历获得者,为什么在律诗的格律用法上与通常的名家名作所用有这么大的差距?是不是因为读书太多了,知道古代有一些律诗是用特殊的拗救用法写成的拗句,因此才在自己的大作中用了凡夫俗子不能理解的格律用法?如果真的是这样,撰文说明一下就是了,也给那些无端挑错的没文化的人(姑且将其看成是不知鲲鹏情怀与才学的二虫们)上上诗词格律的知识课。但是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情况也就复杂了。
    很多诗词爱好者和写作律诗的网民,在关注着两位点评嘉宾的表态和答复。相信作为文化界名人的专家教授,应该有与凡夫俗子不一般的豁达气度,会给网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评论这张
 
阅读(6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